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是非客

一路歌唱,一路摇晃

 
 
 

日志

 
 
关于我

但愿我,虫虫心下,把人看待,长似初相识

网易考拉推荐

这个寒假  

2012-02-16 15:58: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1.6   阴

  今天放假,所谓放假,无非回家、看父母、聚好友...

可是这次“回家”有所不同,虽然也是亲人,也是好友,但是毕竟隔了十多年的距离,有点“孤单吧”,但是外婆、外公都对我很好,是不是太不知知足了........所谓好友,露露和健魅姬更多了血缘关系,从小的青梅竹马,牵着淡淡的亲近。这样想想,是这样没错,不要不开心啊。 

  天气的冷是受不了的了,很冷很冷啊

 

2012.1.7

  因为外公生病了,所有一切活动停当,匆匆赶回茅坪,好在没什么大问题。我不知道该不该给他们钱或者吃饭坐车时出钱,一者我还在上学,没有收入,老妈要给他们的钱说是要到过年再给,而我自己,有心无力;二者确实身上没有现金,我不知道要到哪里才能找到邮政,总不能吃饭坐车的时候刷卡,即使可以,这里,还没先进到打个地步。同是孙女,一个已经有了经济收入,一个对这里的生活手到擒来,而我却什么都不能做,我徒有暂时不知道又没有用的书面知识,生活方面我一点也帮不上忙,我该怎么做?

  生火、做菜、摘菜.......每一项我都不擅长,看来老妈把我宠得太过了。昨天告诉长沙说我累了,很累很累,坚强久了就想放弃了,这样的“懂事”消磨心力。我知道我是任性的,脾气火爆的,但是我不能在他们面前这么不懂事,我是妈妈的女儿,是她的骄傲。

 

2012,1.13

  林林哥哥回来了,带我去青冲的路上,我们聊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我们都后悔长大了,总之,终于还是把心里话告诉他了,告诉他,我不想长大,因为小时候他们都很宠我,我舍不得。现在的各奔东西,时间和距离让我们都疏远了,虽然我极力表现的自然,但还是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坦坦荡荡的对视,理直气壮地撒娇、耍无赖了。他说他每天都在家闲着,我只要想出去了就给他电话,他来接我。当我听到这个话的时候虽然口上很开心的应着,但还是没放在心上,那个电话,终究不会打出去吧,因为,我怕,怕麻烦他了。越客气,就越疏远...

 

2012.1.14

  江南的烟雨,不由得想起山一程、水一程,唯有这样绵绵细雨才能孕育这般如水的性格、如丁香般的女子。

  还是想家,因为在这里,一切都变得那么敏感,知道不需在意,担仍是放在心上了,我想她了。

 

 

2012.1.15

  雨,下了三天了,天气一天天转冷。泥泞的路、坑坑洼洼,原本干爽的鞋沾满了泥巴,不似山西的黑色,很“干净”的黄色土壤。还有多少天才开学,自己都不敢想,不敢数,怕坚持不下来,没有她在,感觉更加冷了,其实这里的生活并不难熬,姐妹很多,烤火、聊天、唱歌发神经....哥哥、姑姑、姨妈、玖姨...他们对我都非常好,纵容,但是客气着。

今天、她给我打钱过来,伯伯也顺便给我弄了些零花钱来,还说很想我,叫我过完年立马回去。在这里,一切都有些小心翼翼,拍什么事做得出格了,会让这边失望,会让他们觉得我有失分寸,不懂事。毕竟我不熟悉他们的性格,不知道怎样讨好应和。也许是自己想得太多了,我是不是错了呢。该好好安心呆着么?

  看着这里的山、树、池塘...失了以前拼命想和他们分享的心情,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呢,有想念我么,还是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骂我“忘本”呢?老人家因为什么叫我回去呢,应该不光只是妈妈做的饭吧。死胖子因为我没有回去生气了么,又不理我了,会持续一段时间吧。晓丽羡慕我的“江南烟雨”,是不是该扁她一顿呢。太多大人想法和思绪堵在心口,再这样下去,怕会开始任性吧...

起初觉得懦弱的人很可笑,可是现在的自己懦弱的让自己都瞧不起,将来,我终将离开她,要哭么,要懦弱么?不可以吧,那就提前适应啊。更何况,这里是她的家,而她,是我母亲。

 

 

2012.1.27 阴

昨天的阳光如同昙花一样,短暂的如同它不曾出现。

除夕夜、大年初一、初二...浑浑噩噩没有区别,少数几个印象就是冷,外公家炭火的烟雾,还有就是那雪后泥泞的小路。今年的春节少了烟火、少了同学聚会、少了很多很多,唯一喜悦的是那些份额不高但是数量很多的红包,山西能要到红包的只有两个地方,前后不过十分钟,而这里能持续几天,一个一个攒起来,虽然总数还不足山西的一个,但是这份开心却是一样的。

喜欢姨妈家的阳台,也不算阳台,只是二楼突出的一块水泥板,平时用来踩着晾衣服,平时很少有人会上来。搬上小板凳,戴上耳机,看着对面的青山,雾蒙蒙的,从深绿到浅绿,一层层的植物,安静的整个天地就只剩下自己了,可以肆无忌惮的任思念蔓延开来,不用微笑,不用很懂事...还有就是这里有信号,能够联系到他们,但是呆在这里,拿着手机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就不联系了,懒,是很好用的借口,懒懒得缩在自己的世界里,安安静静的沉睡。

 

 

2012.1.28  阴

阴雨总适合离别,姐姐和林林哥哥都是今天离开,下次再见,就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变化总是很大的,记得几天前见到的她,和小时候一点也不一样,至少和记忆中的不一样,也许在记忆中,我也不知道她应该是什么样子了。开心和失落是难免的,好在她没有胆怯和我相认,没有吝啬拥抱,虽然时隔十多年,她依然是小时候那个疼我的姐姐,很开心很开心。与其说不想面对离别,所以不去相送,不如说懒得去送,懒得面对不开心,懒得面对不舍。

妈妈叫我去拜年走亲戚,说我任性也好说我娇气也罢,真的不想去,傻傻的站在一边,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家的孩子,没有人注意到我,除非有人介绍说:这就是XXX家的孩子嘛!然后就是惯性带来一句:哟,都这么大了,和她妈妈长得真像!然后退场,我继续充当空气。这样的感觉一两次就够了,实在不想自讨苦吃。

结果呢,我还是去了,因为她说:不想去就算了,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和妈妈这边的亲戚这么不亲。挣扎这么久,都不如她一句话厉害,果真这世上只有他们两个才能让我心甘情愿被驯服,就像小王子里的狐狸一样。

其实,我并不看重血缘,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不曾相见不曾联系的血缘对我来讲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在我两岁的记忆里深深地留下“憎恨”两个字。能让两岁的孩子憎恨的人真是不多,能让两岁的孩子憎恨的事并且记住就更少了,偏偏那个名义上的“大”伯母中奖了。虽然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妈妈都已经原谅,但是我不是她,没有成熟到可以原谅,当年的她不顾亲情,凭什么多年后希望从我这里得到。如果不是和他们有关,可能我很早以前就已经忘记了。

 

2012.1.29 阴

今天又收到聚会的通知,再次回复说我在湖南,没有办法到席。

想起山西的那几个,真正联系的一个都没有,丫头、阿飞还可以理解,死胖子也是,唯独老人家,真的是我不打给他,他绝对不会回复,就和他说的一样。还在想,我如果不联系,他们是不是都不会搭理我,结果是失望的,很失望。

新年祝福收到最多的就是:找个男朋友。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需要一个男朋友,始终找不到怦然心动的人,始终找不到悸动的心情,如果是因为害怕孤单而去恋爱,我看还是算了吧,对他会很不公平,我不想伤害什么人,听说今天你对别人的伤害,总有一天会从另一个人身上要回来,何况,我并不害怕孤单,且享受这寂寞。

现在看来,我的寒假计划又被懒彻底打乱,什么早起,什么看书,什么记单词,通通被扔到爪哇国去了,怨谁呢?好吧,都怪这天气,都不天晴的,冷死了,除了睡觉没事可做的...

 

2012.2.1 阴

好像感冒了,头痛了一晚上。昨天很暖,太阳出来了,就和他们去爬了石头山,与其说是石头山,不如说是石头坡。但是上面的风很轻,空气很好,阳光也很暖,如果没有小虫子围着我转的话就更完美了。

去石头山的路上就感觉力不从心,回程更是恍恍惚惚,身体真的是差到一定程度了,谁会出去一趟就生病呢。如果在姑姑家生病,她会内疚的吧,一定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我,还是悄悄地吧,不让她知道。

 

2012.2.4 阴

什么感觉呢?喧闹,喧闹...

今天在玖姨家办轩轩的满月酒,来了很多人,认识的人不到四分之一,依然在自己的圈圈里体会孤单。

是自己不好相处吧,格格不入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本就没有容入的心,从来不准备在这里“脚踏实地”罢了。

 

2012.2.6 阴

元宵节吧,团圆的日子?

我在干什么呢?嗯,对了,给三岁的小孩子剥板栗,还是冷的,平均十分钟一颗。她很乖,基本都不哭不闹,也很有耐心,剥板栗期间除了吃的时候都是保持着张嘴的动作,我还研究了半天:为什么口水都不会流出来的。记得小时候跳舞,上妆后为了不把口红吃掉,就半张着嘴,结果口水像失去闸门的洪水,管都管不住。她衣服前面有个小兜兜,每天装着各种吃的,但是吃法都是一样的,三个步骤:放进嘴里、嚼烂、吐出来。就是看着不忍心她这么吃板栗,结果给她剥了一颗,结果呢?就是演变成剥了一下午。虽然我们关系很近,但是基本上说话都是鸡同鸭讲,我说普通话,她说老家话,再加上她三岁,发音不准,沟通就更成问题了,但是小家伙往往兴致勃勃的更正我的发音,一句话很有耐心的说很多遍,直到我说的满意为止。小家伙很爱笑,除了照相的时候,可能她觉得照相是个天大的事,很严肃很严肃。这让我想起山西的那个,一面对镜头就处于兴奋状态,她们真的很不一样。

突然知道了博客的意义,因为没人知道,所以才孕育着悲伤和黑暗,不担心曝光。

 

 

20122.12 阴

准备出发了吧,15早上走,是不是要去外婆家看看,是不是要去外公家看看,是不是要去伯伯家看看...虽然这样想了,但是还是没有动。昨晚老妈打电话来,问我怎么快一个星期不给她打电话,事实上我也不知道,竟然那么久了都没有联系她了,她说玖姨问她为什么我不去她家住。老妈笑笑说我一定是不喜欢那热闹,姑姑把整个二楼留给我一个人,没人打扰,有绝对的自由,绝对的安静,所以才赖在姑姑家不动吧。听了心里暖暖的,还是她了解我。她说以后再也不准我一个人留在这边过年了,总觉得年还没有过,她还在等我回去过年。

虽然还是阴天,走出房门,风就迎面吹来,很清爽的感觉,有点暖暖的,不冷,冬天过去了吧,米虫生活也要宣告结束了。

 

2012.2.13 阴

明天是情人节,可是十四前面的十三在西方人眼里却是最不吉利的数字,难道说他们对于爱情来说本就没什么可信度可言,还是坚信爱情可以在灾难之后存活呢?

手机已经停机,今天已经接不到电话收不到短信,不知在这个时候又没有人想起我,或者有没有什么变数,下楼,就可以缴话费,走到门口又转回来了,应该没有才对,那么就算了吧,到学校再说。除了我要联系,也不会有人联系我,这么久的“默契”该习惯了。

马上就要开始开学了,和以往不同的是现在的我没有一丝兴奋甚至应有的紧凑感,有点担心会不会开学很久以后我还是这样不紧不慢,可是实在没有什么冲动,这个寒假啊,消磨了我的所有“冲动”,真可怕...诶,我还年轻,这样不好,这样不好...

到现在为止都在考虑要不要赴长沙的约,去长沙不光会添麻烦必定会让他破费,如果都是自己出钱他会怎么想呢,我要不要这么倔强呢,虽说朋友之间不用考虑这么多,可是现在回想起来,阿飞、丫头、死胖子、老人家...我还真没花过他们的钱,再者就是,去了湘潭,再去长沙,然后再从长沙回来,我的天呐,这多麻烦啊,这多....远呐!我估计到了长沙就懒得动弹了,这个问题很严重很严重...

 

 

换换格调

何时,白墙黑瓦,雨打芭蕉被取代,更遑论悠长的小巷,以及如丁香般的姑娘。阴沉沉的天气,穿梭于忙碌的人群,耳边充斥着熟悉又陌生的腔调,或讨价还价,或家长里短,近在耳边,有仿若天边。是谁,在叫我的名字,回身看见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低头勾起嘴角,到底为了哪般,把灵魂置与身体之外,俯视下面的人来人往,失去灵魂的身体彷徨的在喧闹中旋转,漫无目的,忘记来处,不晓去向。我又是谁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49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